注冊

6.9國際檔案日特別奉獻|蔡寶昌:守護中醫藥的薪火


來源:鳳凰網江蘇

自動播放

我們一直是在提倡培養創新創業的人才,但是結果是我們的教師本身又沒有這樣的經歷,或者這樣的理念也比較薄弱,教師本身不具備你怎么去教育和培養出真正有創新創業能力的學生呢。我所以到美國回來之后,我就想,我要走出一條這方面也是有中國特色的產學研的道路,走出一條,中國式的,創業、創新,人才培養的這種模式。

 

中醫藥,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瑰寶。千百年來,它以濃郁的民族特色、獨特的診療方法和顯著的療效,守護了中華民族的繁衍昌盛。

相傳早在遠古,便有炎帝神農親嘗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此后著成《神農本草經》,救時疾,立醫道。

傳說真假,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的祖先,確是在與大自然和疾病的斗爭中創造了中醫藥,傳承千年而不衰。

中醫藥的薪火相傳,生生不息,秘密是什么?

蔡寶昌,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他對中醫藥最初的認知,始于上世紀的知青歲月。

蔡寶昌:“我是1952年出生于上海,作為老三屆最后一年初中畢業生,1968屆的,上海市虹口中學畢業之后,我就到當時的江蘇省南通縣李港鄉,作為知青插隊落戶的。

在農村,我干了七年半,作為知識青年,七年半,(對)農村有著比較深厚的感情,包括農作物在內的,包括赤腳醫生如何用中藥來防病治病等等,有了一些感性的認識。

看到赤腳醫生會用當地的一些中藥煎煮了之后給病人服用,或者是外部有些創傷,用中藥調服了之后,效果還比較好。”

當時,蔡寶昌沒有想到,自己與中醫藥的緣分才剛剛開始。幾年后,他以工農兵學員的身份,考上了江蘇新醫學院藥學系。

蔡寶昌:我畢業的時候已經是南京中醫學院,我畢業之后留在了學校,并且到中藥炮制教研室工作。

在學校里我還參加了當時恢復高考進來的77屆78屆這種大學生的課程,也就是說和他們一起上課,我留下來當助教。

有的專業課我是他們的老師,一起上這些的基礎課,補課的時候我是他們的同學,同樣參加他們的一些數理化,包括專業基礎知識的一些,也就是說考試,我認為這些經歷對我來說也是非常有意義的。

后來一次偶然機會,我們和日本國立富山醫科藥科大學,有些校際的合作,趁著也就是對方到我們學習來交流的機會,邀請我到日本去進行也就是說,進修,當時呢,時間也就是比較短的,只有幾個月的時間,后來到了日本之后,我感覺到在科學研究的基礎方面,中國和日本的差距,還很大,當時的日本學習的條件,研究的這個條件的確是遠遠地高于中國,所以我想就利用這些短暫的這個進修的機會,的確抓緊得分分秒秒的時間,去學習,那個同時呢,利用他們當時先進的一些儀器設備,做一些實驗。

在日本期間,蔡寶昌沒有游玩任何景點,卻幾乎走遍了日本的漢方藥廠。這位36歲的中國留學生,執著地想通過了解這些藥廠,搞清楚日本的漢方藥到底先進在什么地方。

 

蔡寶昌:日本只是在一些藥理,化學,分析方面,機制的研究方面,在某些領域比中國先進而已,并不是所謂的,好像在好多方面都超過中國,過去現在都是這種情況,那么他的這些藥,可能一些漢方藥,在國內比較受歡迎,在國際可能貿易的份額比較大,源于他對質量的控制,質量的管理方面,的確還是比較嚴的,但是中國現在正在迎頭趕上,也就是說如果大家都能夠從中醫藥的種植加工制劑管理,都能嚴格的話,我們將在不遠的將來全面地超過,在這個領域里全面地超過日本,這個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他重點只是在經方的研究方面,210個張仲景的《傷寒論》的研究,中國有文字記載的中醫藥處方是15萬個,那是他的多少倍了。但是他有先進的地方,我們必須要咬緊牙關地去刻苦地學。

我前后一共經歷了三年零七個月的時間,拿到了博士學位之后,我第二天我就回國了。

回國了之后我當時就想如何把日本的一些先進的技術,能夠應用到我們國內的大學里的教學、科研當中,我又開始了在中藥的質量,也就是監管過程當中如何用指紋圖譜來進行質量控制。

指紋圖譜是一個什么概念,每個人的指紋都不一樣,不管是誰,你仔細的觀察,包括一家人在內指紋紋路都不一樣的。那么用以來鑒別真和偽,真假。作為一個中藥來說,可以把它里面的化學成分通過光電效應轉化,化學成為檢測者,然后通過一定的圖譜也就是展現出來。

以這個來確定一個中藥材一個飲片的真偽和質量的好壞。這在當時是很先進的,直到現在在中藥界也是普遍使用的。當時在國內呢,在中藥材的飲片當中,率先提出甚至在實踐當中運用,我可能是比較早的。

指紋圖譜技術,既可鑒別中藥材的真偽優劣,也可實現中藥生產的質量把控。

傳統中藥在與現代科技的碰撞交融中,實現了質量與藥效的真正結合。

作為先導,蔡寶昌并沒有滿足于此,而是將目光投向了更遠的西方。1998年,蔡寶昌求學美國,他此次遠渡重洋的目的,是要學習西方經驗,為中國中醫藥學開創一條特色的產學研道路。

2008年,回國后的蔡寶昌引領南京中醫藥大學科技人員與南京高新技術經濟開發總公司合作,成立南京海昌中藥集團有限公司,將理想付之以實施。

蔡寶昌:我們一直是在提倡培養創新創業的人才,但是結果是我們的教師本身又沒有這樣的經歷,或者這樣的理念也比較薄弱,教師本身不具備你怎么去教育和培養出真正有創新創業能力的學生呢。

我所以到美國回來之后,我就想,我要走出一條這方面也是有中國特色的產學研的道路,走出一條,中國式的,創業、創新,人才培養的這種模式。

我相信自己最終會獲得成功,盡管難度非常的大,因為我們這個產學研的基地既要完成辦企業的這個初衷,也要真正意義上實現產學研的合作,這點我做到了,就是把企業的發展和我們學科的建設,和我們專業的建設,和實驗室的建設,和人才的培養一體化。

我們中藥炮制研究室,創立了十個全國性的科技方面的平臺和行業協會的平臺,這些平臺實際上是和我們創辦的南京海昌中藥集團的企業的發展是完全吻合的,我們從創辦開始形成了五個板塊,組成一個產業鏈,我們有中藥材這個板塊,有中藥飲片這個板塊,有中成藥這個板塊,有藥食同源的健康產品板塊,還有一個就是中藥的加工、炮制設備及相關的制藥器械的板塊,五個板塊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我們的確是做到了從田頭到口頭全參與。

同時和實驗室的研究方向和專業建設是完全吻合的,所以我們現在實驗室說實在的,恕我直言,現在在國內外應該總體上,科學研究發面還處于領先的地位,同時它又是整個中藥學,一級學科的重要的組成部分,使我們學校的中藥學順利地進入了雙一流學科建設,所以這一點回顧自己走過的路,我選擇的這條路,也就是產學研結合的這條路。

中醫藥講究“貴和尚中,善解能容”,從古自今,正是這一理念,使得中醫藥在博采眾長的同時,又能始終保持自身獨立,源遠流長,一脈相承。

蔡寶昌在致力于中醫藥現代化的同時,特別注重對中藥古方的挖掘研究。

取其精華,推陳出新,幾千年來老祖宗傳承的智慧,如那一握青蒿,又一次歷久彌新。

蔡寶昌:相當一部分的研究,新產品的開發,我認為是要來自于歷史的一些積淀。作為中醫藥來說,首先從歷史的文獻當中,去進行搜索,去發掘這些經方驗方和歷史的這種記載,然后進行一些新藥的開發,這是一個重要的途徑,某種程度上說他也是必經之路,這是區別于西藥的研究,也就是說既是獨特的,又是比較好的路。

中醫藥的文獻,也就是“檔案”。歷代名醫精誠濟世,經驗累積的結晶,就是通過一本本中醫藥檔案,得以傳承、弘揚,并且不斷出新。

蔡寶昌:中醫藥它是古人進行歷史的積淀,經驗的積累,文獻的記載,千百年遺留下來這個是有效的,然后我們再用現代的科學技術進行實驗室的研究,研究再認為是有效的,然后再用到臨床上,這個比西藥來說,成功的幾率更大,還有我認為是更為科學。我們的祖先我們的古人,真是用了高昂的代價,某種程度上來是人體藥理學,是在臨床上研究,經過嘗百草,哪些是有效的,那些是有毒,歷史的文獻記載下來告訴后人,哪些是可用哪些是不能用的,然后,現在人利用古人記載下來的進行驗證,進行研究,然后開發出新的劑型,讓現代人進行使用,我認為這個,成功的幾率會更大,更接近于我們人類的使用。

南京中醫藥大學的古籍圖書館里,一本本孤籍珍本,如同一卷卷醫藥檔案,熠熠生輝。蔡寶昌懷著對中醫藥的理解,在不斷的嘗試中尋求著創新的可能。

蔡寶昌:有文字記載的中醫的處方,有十五萬個,據文獻的報道,我們學校編的《中醫方劑大詞典》就達到了九萬九千多個了。

我們學校,現在在一些古方的挖掘上面,在一些傳統文化的挖掘方面,做得還是相當不錯的。

我們現在,創辦企業并進行企業的轉型升級,同時我們也在積累,也就說同時包括產品開發方面一些資料的保存我們也很重視,將來呢我們想會和江蘇省檔案局,這方面進行也就是很有效的合作,我們認為像中醫藥,也就是知識的寶庫,不屬于一個人,而屬于整個社會,我們今后一定會進一步地加強這方面的一些工作,同時跟這里專門的機構進行有效的合作。

正是因為蔡寶昌的努力,從陰陽到五行,從民間到學院,中醫藥承載著中華民族千百年來對于健康的參悟,進行著全新的蛻變。

中醫藥的薪火,也正式因為蔡寶昌為代表的守護者的努力,才能代代相傳,生生不息。

[責任編輯:施金挺]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蔡寶昌: 守護中醫藥的薪火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0607/14/wemedia/a79e8dbc55ec482d9ffbfd8f11cd6264d53ef513_size382_w640_h360.png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_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