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侯寧彬:數字化使“參觀”成可能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其實文化產業一直都是我們的一個軟肋,我們日常都忙于游客接待,過去我們對文化產業這一塊基本上是任其自由發展,缺乏更好的規劃。”秦始皇陵博物院院長侯寧彬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坦承道。

打開手機對準玻璃展覽柜里的銅車馬掃一掃,隔著層層人墻,游客可以在自己的小屏幕上隨意玩轉、放大3D模型,連車夫衣服的褶皺都看得清楚。這是秦始皇陵博物院與騰訊合作的小程序“博物官”,未來將推廣到整個博物院。不僅是騰訊,這座古老秦遺址正試圖借助互聯網公司的“他山之石”力拓出更大的展示和傳播空間。

這也將為秦始皇陵博物院的商業化路徑帶來更多可能。“其實文化產業一直都是我們的一個軟肋,我們日常都忙于游客接待,過去我們對文化產業這一塊基本上是任其自由發展,缺乏更好的規劃。”秦始皇陵博物院院長侯寧彬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坦承道。

秦始皇陵博物院院長侯寧彬(受訪者供圖)

文化內涵很豐富但能提取的元素有限

自從1974年兵馬俑破土而出震驚世界后,在幾代博物館人的努力下,秦始皇陵博物院目前已經成為全國最受游客歡迎的旅游景點之一。侯寧彬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去年兵馬俑的接待量已達到692萬人次,而在這樣龐大的基數下每年還可以維持在10%左右的遞增率。

“秦始皇創造的歷史影響了中國兩千多年,包括我們的國家治理、社會治理等很多觀念還是傳承于那個時代。”相比故宮的宮廷文化、莫高窟東西方文化的交流、融合,侯寧彬認為秦始皇對歷史的開拓性意義是博物院文化傳播的核心價值。

傳播影響力的巨大想象空間證明了秦始皇陵的文化價值。“2016年我剛接手時,我們微信公眾號的粉絲是6000多人,之后只是對內容做了一下調整,例如把科研成果變成大家容易接受的方式去傳播,也沒有做推廣,到年底的時候,已經增長到了18000人。”秦始皇陵博物院信息部主任趙昆表示,后來和騰訊等互聯網公司深入合作后,公號粉絲增長到了33萬人。

此外,趙昆還表示,博物館的展覽、活動、接待等信息現在已經大多放在PC端來傳播。不過,由于很多文獻都已經失傳,而考古挖掘目前仍處于暫停狀態。這為秦始皇陵的文化闡釋和傳播帶來了挑戰。

“盡管本身文化內涵很豐富,但是我們能提取出來的文化元素是很有限的,這就是我們在文化闡釋上面臨的一個難題。”侯寧彬表示,“如果我們的考古成果不足以支撐數字化的展示,那我們寧愿不去做,我們做數字化、信息化,必須要對文物本體有充分的研究、深刻的認識后,才會投入精力去做。”

數字化技術為博物館商業化提供新路徑

相比之前聯合騰訊共同開發的《我為秦軍送糧草》等H5小游戲,此次雙方合作上升到了產品層級,涉及到“博物官”小程序、“秦時明月”游戲、QQ裝扮、微視等不同產品線。

這不是秦始皇陵博物院第一次借助互聯網公司的力量。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在與騰訊聯合發布“互聯網+中華文明”二期合作項目的當日,還與新浪動漫進行了戰略合作簽約。此外,去年年中,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又與百度簽約共同建設百度百科數字博物館,涉及到AI修復和360度全景導覽。

在“互聯網+中華文明”的導向下,博物館正在重新定位自己的文創產業。“單靠我們秦陵博物院現有的人力,要把文化產業這一塊迅速改觀,我覺得有很大難度,所以必須采取一種走出去、引進來的方式,讓專業的團隊干專業的事。”侯寧彬表示。

具體的流程就是博物館提出需求,騰訊根據用戶需求和既有的產品線幫助梳理,雙方最終確定合作方式。

數字化技術還有望徹底改變游覽方式。目前秦始皇陵博物院和騰訊合作建設的數字展廳已經提上日程。通過VR、AR等技術手段,可以用影像還原歷史文獻和考古儀器中的秦始皇陵,讓游客宛如“置身”在封土下的秦始皇陵。

數字化技術為博物館的商業化提供了更多的可能路徑,也將改變文創產業依賴門票收入補給的現狀。“必須在我們的文創產業體系內,通過我們文創產品的開發來維持我們本身文化產業公司的運營。”侯寧彬認為,未來秦始皇陵文化產業將會實現自給自足。

 

 

[責任編輯:李曉]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_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