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樊建川:我只是博物館的看門人


來源:山西晚報

樊建川說自己一直都有收藏意識。上世紀90年代,就已經開始收藏,2001年萌生出開辦博物館的心思,2003年開始籌建建川博物館。

樊建川說自己一直都有收藏意識。上世紀90年代,就已經開始收藏,2001年萌生出開辦博物館的心思,2003年開始籌建建川博物館。迄今為止,已有800萬件藏品,還在不斷增長、豐富中。在民營博物館界,樊建川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如今,建川博物館聚落,實現每年近2000萬元的盈余。整體估值近百億。但在2007年12月4日,樊建川做出決定——百年之后,博物館捐給國家。更讓人驚駭的一個遺囑是,他要把自己的皮做成一面人皮鼓,放在博物館里供人敲打。

這樣驚世駭俗的遺囑,樊建川的內心是怎樣想的,在樊建川的辦公室,也被稱為“忠義堂”的地方,記者傾聽了他對生死、對得失和信仰的看法。

樊建川為讀者題字

決定把博物館捐給國家后,整個人都輕松了

樊建川說,他父親這一輩三個兄弟都未能活過60歲,肝膽上有問題,可能是遺傳導致的。當年他四叔到大邑縣安仁鎮一年,也大病一場,花了不少錢,搶回一條命,至今身體很好。家族遺傳病讓他有很大的緊迫感,常年在外面跑,如果有意外,辛苦辦起來的博物館怎么辦?直到他決定把博物館捐給國家,這個問題才不再困擾他。

如今,樊建川已經建成50多個博物館,還在不斷推進中,下一步在青海、武漢、海南都將建博物館,無論是已經建成的,還是即將建設的,最終都會全部捐給國家。他在遺囑中寫下:“一、我個人歷年收藏的各種文物;二、成都建川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擁有的四川省建川博物館、四川建川藝術品投資有限公司、四川安仁建川文化產業開發有限公司股權中,應折算為我個人所有的部分……全部贈與成都市政府。”

“包括辦公室,都跟我沒關系,我現在只是看管。”樊建川指著“忠義堂”說,“在這件事(捐贈)上,最有發言權的是我老婆,她非常支持,其次,作為合法繼承人,女兒也不要。她們都很樂意捐贈給政府。”

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認為只有交給國家,才能讓博物館存在得更長久。“你看武侯祠,從三國時期就是官辦文化企業,都江堰是秦漢的,杜甫草堂是唐代的,都是官辦文化企業,它們都得以完整地保存下來,靠的都是唐宋元明清歷代政府。我的博物館就是改革開放時代的,保存住這份鮮明的時代特色就可以,守住它,把它保管好,如果能‘活’一千年,那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在樊建川看來,把博物館捐贈出去不是舍去,而是得到,讓博物館的生命得到了長久的延續。

人皮做成鼓為博物館做貢獻

放棄財產還可以理解,樊建川還留了一個讓人不可思議,甚至無法接受的遺囑。他說死后要把自己的身體捐給重慶三醫大,各個器官該怎么用,完全交給醫學,但是皮膚卻要自己留著。他說,要用自己的皮做一面鼓,要按照軍鼓的形式,先把架子做好,死后再把他的皮繃上去。旁人聽著汗毛倒豎,他卻輕松詼諧。

“這么好的皮,燒了多可惜,這里有兩根骨頭,可以做鼓槌,敲壞了一根,還可以用另一根。”他啪啪拍著自己小腿的門面骨。“你說,參觀的人有愿意的,敲一下,我就出現在對面的聲控電視墻上給他唱首歌,他必須給博物館捐1000元。我死了,還能給博物館掙錢,多好的事啊,一年掙個幾百萬,可以養活博物館。” 樊建川把自己當作了博物館資產的一部分。

最開始這件事,樊建川得到了妻子同意,但是有一天當一位重慶三醫大解剖室的大夫說到具體操作時,樊建川的妻子當即表示拒絕同意這件事。“開始的時候我老婆是同意的,后來又不干了,不知道為什么。”他表示不放棄這個愿望,嘟囔著,“萬一哪天想通了呢。”如今,他把這份遺囑寫成了文書,放在辦公桌最顯眼的地方。他說,給這面鼓起了一個名字,叫“鼓舞”,體現的是個戰斗精神。

這樣驚世駭俗的決定怕是史上僅此一人。

人應該信仰善良 規范自己的行為

“慈悲喜舍、看淡生死,您能說說是有什么信仰給您這樣的力量嗎?”記者提問道。

“我不信佛,也不信任何教,但是我覺得人應該信善,有美好的、負責任的品德。我們除了用法律來規范人的行為,信仰也能起到規范的作用。作為一個社會人,應該讓自己的行為符合社會規則,這會讓社會更美好。其實任何宗教,都是解決兩個問題,一個是規范行為,一個是面對死亡。我覺得我都已經解決了,我不信任何宗教,但是不排斥其中對的觀點,我對別人的信仰是表示尊重的。”樊建川覺得善良就是自己的信仰。

“社會上每個人都要謀生,但是也該做應該做的貢獻,如果大家都做貢獻,就會讓社會變得更好。如果都把自己作為利益主體,只考慮自己,社會是沒法運行的。當你做出犧牲,能讓這社會更健全、更美好,挽救他人的生命,生命才是最有價值的。我覺得還是應該有犧牲精神的。”他說自己的父親就是個對生命理解很透徹的人,對人講義氣,特別不怕困難,特別不怕犧牲,對財產特別看得輕。而且,在收藏抗戰文物,建設博物館中,樊建川更是從那些千千萬萬為了民族解放,為了國家建設奉獻青春、生命的先烈們身上,看到了他們為了美好世界奉獻生命的犧牲精神。對于樊建川來說,余生這條命都是博物館的。

“博物館除了傳遞文化、文明,把美好的東西傳下去,還應該把經驗教訓傳下去。博物館的意義,有傳承歷史的作用,還有敲警鐘的作用。”樊建川說,博物館在文化領域是貴族,在經濟領域是“癡呆”,它沒有謀生能力,要保證運營,要么政府投資,要么財團出錢。建川博物館建設初期就考慮到了這個問題,所以以博物館聚落群的方式呈現,展品方面力爭做第一,這樣才能吸引參觀者來,讓大家覺得不虛此行。

目前建川博物館有所盈利,不僅做到了自力更生,還解決了成都市大邑縣安仁鎮當地部分就業,建川博物館聚落的員工大都是安仁鎮當地居民。安仁鎮成為中國博物館小鎮,也帶動了當地經濟發展,一座五星級酒店正在博物館附近建設中。

“我就只想真正給國家、民族辦一件事。三百年后,有人還會說,三百年前有個叫樊建川的干這個事兒,干得不錯。如果說利益的話,我覺得這是最大的利益。”

[責任編輯:李曉]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_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