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金陵制造局清末創辦 抗日戰爭時期曾西遷重慶


來源:南京晨報

金陵制造局于清同治四年1865年開辦,被譽為“中國民族軍事工業的搖籃”。它作為中國大機器工業的發源地,現存于南京晨光集團的主要是當年的廠房建筑、圖片和一些實物檔案。

復建的金陵制造局大門

1871年的金陵制造局

1889年,金陵機器制造局全貌

1935年改建前的廠區外景

20世紀30年代,金陵兵工廠大門

李鴻章等參觀馬克沁機槍試射

近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布第二批國家工業遺產名單,共42個項目,其中位于南京市秦淮區中華門的金陵機器制造局榜上有名。

金陵制造局于清同治四年1865年開辦,被譽為“中國民族軍事工業的搖籃”。它作為中國大機器工業的發源地,現存于南京晨光集團的主要是當年的廠房建筑、圖片和一些實物檔案。由于歷史的原因,金陵制造局的檔案資料分別存放于兩岸,抗戰期間金陵兵工廠西遷于重慶,改名兵工署第二十一工廠,檔案(包括部分金陵兵工廠時期的材料)現存于重慶市檔案館,第二十一工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發展成為現在的長安集團。而60兵工廠因為1948年底奉命遷往臺灣高雄,這部分檔案材料分別存于臺灣、南京,60兵工廠1976年改名為205廠,是臺灣地區最主要的輕兵器生產重心。金陵制造局衍生出的三家企業都是重要的軍工企業,在中國軍事工業的歷史上都曾書寫下輝煌的一頁。

廢墟上建立起的輝煌

南京市檔案館館藏的清代史料清晰記載著金陵機器局的創辦過程,1865年,李鴻章將馬格里主持的蘇州洋炮局遷至南京,在聚寶門(今中華門)外掃帚巷東首西天寺的廢墟上,重新建造廠房,辦起了金陵機器局,簡稱寧局。后來,金陵機器局不斷擴充,漸漸地擴占了臨近西天寺的報恩寺。

因為馬格里是英國人的關系,廠區式樣及格局參照了英國的工業建筑風格。而廠房里的設備則是從歐洲各國引進,是當時世界上第一流的。1865年10月30日破土動工,至1866年8月竣工。直隸州知州劉佐禹擔任金陵制造局的第一任總辦,李鴻章于9月奏請給英人馬格里三品頂戴,道員虛銜以資獎勵,聘為督辦。常年額定經費銀10萬兩,其中江南海關撥解制造二成洋稅銀五萬兩,江南籌防局撥銀三萬兩,揚州淮軍收支局撥銀二萬兩。開工之時,有員工役夫、匠目、親兵約四百人。

“金陵機器局”在李鴻章的格外關照下,規模不斷擴大。1870年建立火箭分局,1872年建立試造火藥局,同年提出增加各種設備和擴充制造的計劃,其中包括增制火箭與水雷。1873年,馬格里受命赴歐洲,于1874年從英國、德國和瑞士購回一批機器,進行安裝使用。這是寧局建成后進行的第一次擴充,使制造能力提高一步,為后來的發展奠定了基礎。1874年,制造出三尺噴筒,用火藥發射的火箭1000支。1877年,機器局增設水雷局,“招募藝童,學習洋文洋語”。第二年,挑選了八人赴天津教練水雷局學習。這樣,機器局的規模包括有機器廠三家,以及翻砂、熟鐵、木作各工廠還有火箭局、火箭分局、洋藥局、水雷局等。

1879年2月,寧局接收烏龍山炮臺機器局。接收后,由寧局承擔江防炮臺軍火制造任務。1881年,為供給江防各炮臺及留防各營充足的洋火藥,繼任兩江總督劉坤一奏請在金陵機器局內添設一個洋火藥局。火藥局自1882年動工,到1884年建成,當即投入生產。全部建廠費用約銀18萬兩,常年經費為4萬兩,到1886年增為5.2萬兩。

徐建寅對金陵機器局在軍事技術上的改革作出重大貢獻。徐建寅懷著一顆強國之心,“夙夜勤勉,始終不倦”,先后在制造局成功開創了煉鋼、鑄鋼等多項“中國第一”,并成功研制新式后膛抬槍。中法戰爭后,清政府要整飭各省機器制造,新任兩江總督曾國荃奏準擴充金陵機器局,增添了價值約10萬兩銀子,從美國購進機器50多臺,進行擴建,并奏準每年增撥經費5萬兩,使該局能“放手制造”。擴建工程于1887年竣工,寧局又得到一次較大的擴充。至此,金陵機器局已成為一個擁有工人近千人,設備較好,規模僅次于江南制造總局的大型軍工企業。

金陵制造局通過技術引進與仿制進行集成創新,使中國的火器等軍事技術有了重大突破,創造了諸多中國第一,在中國軍事工業的發展歷史上留下的這段燦爛和輝煌永遠銘刻在各種檔案史料中。

兵工廠的歷史變遷

民國時期金陵制造局先后更名為金陵兵工廠、21兵工廠、60兵工廠,這一時期對工廠做出巨大貢獻的是李承干,他的廠長任期為1931年至1947年,從已被披露的諸多史料中得知,這16年是金陵兵工廠最艱辛的16年。

現存的檔案也反映了金陵制造局在民國初年的衰落,清政府被推翻后,民國政府接管金陵制造局,由于軍閥混戰,機器局撥款銳減,規模縮小,工人只剩下三四百人,軍火產量也遠遠落后于其他兵工廠。1932年,李承干被破格提拔任金陵兵工廠的廠長后,針對當時廠內工人紀律松弛,管理層貪污成風,生產不正的混亂和落后狀態,著手整頓廠紀,改革管理,還平山填塘,擴建廠房,把一個原先已經是奄奄一息的老兵工企業,在幾年間改變面貌,煥發出青春活力,成為一個生產門類比較齊全、組織機構比較完備、設備逐漸更新的現代化的兵工企業和當時中國最重要的兵工生產基地之一。

1934年時用節余公款200余萬元將廠房翻新,增購機器設備,分兩次征地擴建,第一次征地79市畝,第二次征地144市畝,征地之后,實行公開招標建筑。為避免外國人注目,不登報招標,只在市內貼出“金陵兵工廠招標通告”。在南京市檔案館保存的《市政公報》和南京特別市工務局的檔案中可以找到此次大規模擴建的記錄:1935年6月初發出通告,6月20日開標。土方工程由竇永記得標、附屬工程由協記得標……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8月16日,金陵兵工廠首次遭到日機轟炸,11月12日,上海失守。11月16日,軍政部兵工署命令金陵兵工廠分水陸兩路西遷重慶。抗戰期間的檔案史料真實記錄了當年工廠西遷發展的艱難歷程。接到西遷命令后職工廢寢忘食拆卸機器設備,不到半月,就將全廠五千余噸的機料、器材物資裝箱完畢,用火車、汽車、輪船、木船多路齊發,分頭運往漢口后轉往重慶。1937年12月1日這一天,南京城的攻守戰役迫在眉睫,李承干灑淚告別他苦心經營了10年的金陵兵工廠,臨行時喃喃地說:“南京!我們還要回來的。”隨后,李承干夜以繼日地忙著領導職工以最快速度完成金陵兵工廠(后更名為軍政部兵工署第二十一工廠)的西遷,并在所有遷川工廠中率先復工生產。這樣大型的企業在短短三個多月的時間里完整地遷往內地,在當時不能不說是個奇跡。為了褒獎李承干在戰時兵工生產方面的杰出成就,自1939年至1944年,國民政府曾先后為李承干頒發四枚獎章和勛章,蔣介石還親自予以條諭嘉獎。

據檔案統計,抗戰期間二十一兵工廠生產的主要產品及產量為:馬克沁重機槍18068挺;捷克式輕機槍10151挺;步槍293364支;82迫擊炮7611門;82迫擊炮彈321萬顆,82黃磷彈17萬顆;黃磷手榴彈31萬顆,炸藥包206萬個。此外還有其他十多種輕武器和大批彈藥。其輕武器的產量占全國兵工企業武器總產量的一半。

1946年3月,京滬區兵工廠接收處在各地接收完畢,原金陵兵工廠暫定為二十一廠南京分廠,由孫學斌出任分廠廠長。1946年改稱60兵工廠,晨光集團檔案館現存大量60兵工廠和南京解放時期接收工廠的檔案資料如生產武器、設備、機器設備清冊及人員名冊等。i948年底,當時的國民政府將60兵工廠搬遷臺灣高雄,只留下無法搬走的廠房和少量破舊機器設備。這個古老的兵工廠幾度遷徙,歷盡滄桑,已是一派凄涼景象。檔案中披露當年60廠的主要機器設備于1948年11月間從上海遷往臺灣高雄市。在一份人員花名冊中記錄遷臺的人員共1690人,其中職員247人,工人1392人,兵夫70人,眷屬4153人。不愿前往臺灣的,每人發兩個月薪水資遣。后來1976年改名為205廠,是臺灣最主要的輕兵器生產重心。

翻開了新的一頁

1949年,南京解放,第二野戰軍部隊接管了南京60兵工廠,更名華東軍械總廠,后更名國營307廠、國營晨光機器廠。1996年更名為南京晨光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如今,金陵機器制造局原址已經變身為“南京晨光1865科技創意產業園”,整個園區內部及周邊地區人文歷史景觀豐富,將依托航天品牌和科技力量,將1865園區打造成為國內知名的融科技、文化、商業、旅游為一體的綜合性時尚消費、創意產業中心和時尚地。古老的金陵機器制造局,翻開了歷史上新的一頁。

[責任編輯:李誠]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_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