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一群人一個課堂 讓“星星的孩子”不再孤單


來源:鳳凰網江蘇

4月2日的“世界自閉癥關注日”,自2008年設立以來,已走過了十二個年頭。在南京玄武區特殊教育學校內,有一群“星星的孩子”正接受著特殊的訓練——“藝術治療” 課程。

你可知道,在我們身邊有這樣一群孩子:外貌形體上與一般孩子無異,但他們對話語置若罔聞,猶如天上的星星,在浩瀚的宇宙獨自閃爍著。

他們是自閉癥兒童,也被稱為“星星的孩子”。

4月2日的“世界自閉癥關注日”,自2008年設立以來,已走過了十二個年頭。如今,隨著自閉癥譜系發病率逐年的上升,社會各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這一群體。

在南京玄武區特殊教育學校內,有一群“星星的孩子”正接受著特殊的訓練——“藝術治療” 課程。

開設課堂

用藝術溫暖孩子心靈

剛剛加入課堂的縱縱(化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背對著老師,一言不發。“藝術治療”課程中負責音樂學科的侯慶琦老師,一次又一次的將縱縱拉入到課堂的互動中,通過打擊樂器的合奏帶動他進入到集體的環境中。

“侯老師,下午好。”等到了第三節課時,縱縱在課前的“問好環節”完整的說出了一整個句子。

“我是真的沒有想到他能這么快的開口與人互動。”從完全不搭理人到輕輕的一句話,這樣的轉變讓侯慶琦欣喜不已。

其實,這就是“藝術治療”帶來的驚喜。在玄武特校內,這樣點滴的進步還在繼續。

從事特教行業十余年的玄武特校皇甫校長說,自閉癥目前是無法通過醫學根治的,但是良好的正向行為干預,可以很好的改善他們的癥狀,已經有很多自閉癥孩子通過康復教育,融入了社會,開始了獨立生活。

在眾多的康復手段中,“藝術治療”無疑是最溫馨的一種。這種療法誕生于20世紀中期,是一種以藝術活動為中介的非語言性心理、行為干預治療。主要通過繪畫、音樂、雕塑等手段幫助當事人釋放難以言表的情緒、控制行為、消除負性情緒,進而獲得身心整合,治愈精神疾病。

公益項目

嘗試罕見的團體治療

每個星期二和星期天下午2點,玄武特校的門外都會陸陸續續有孩子背著小書包,由家長送到三樓的教室里。

是的,他們是來上課的。

這是一個從去年10月底開始,為期半年的公益課程。在玄武區教育局、玄武區團委的指導下,由江蘇省婦兒基金會“星寶貝藝術治療關愛基金”聯合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院、玄武區特殊教育學校、南京星愿青少年關愛服務中心聯合發起。

首期針對玄武區隨班就讀的8名自閉癥孩子,通過國際先進的“藝術治療”干預方式,以“美術治療”、“音樂治療”相結合,期間穿插運用“沙盤”及“律動”干預方式,為孩子們提供專業化的心理疏導和行為干預的團體治療。

“美術治療”方向學術帶頭人李敏告訴鳳凰網江蘇,由于自閉癥孩子的情緒穩定性、行為控制力、指令接受力、注意力等方面的特殊性,國內以往“藝術治療”干預案例多為1V1,目前這個8名孩子的團體治療案例在國內可以說是十分罕見。”

“孩子們最大的問題是注意力無法集中、情緒無法管理與釋放,但通過繪畫、音樂等活動,可以幫助其穩定情緒、控制行為、提高注意力專注時間。而當自閉癥兒童能通過創作活動發泄情緒,或通過作品表達意見、提高自信,通過不斷的正向的行為強化,替代負面情緒與行為表達,就會逐漸減少情緒性的言行和想法。經過幾個月的課程下來,孩子們的專注力、語言表達、情緒管理、互動交流各項能力都在穩步上升。”

據該公益項目的發起人高木介紹,李敏和侯慶琦老師所帶領的專業團隊都來自于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院,多年來一直從事于“藝術治療”領域的教學與研究,有非常扎實的理論體系構架與豐富的課題研究成果。“我們會在課程實施前期、中期、后期等時間節點,對學生進行行為和心理診斷評估,量化干預治療效果。”

高木說,每個自閉癥孩子的癥狀都是不一樣的,在尋求共性的施教過程中,也會最大化的做到個體的差異性教學。這次課程也是為了積累團體治療經驗,為今后“藝術治療”大班化教學及本土化應用提供值得借鑒的理論及實踐數據支持。

你在自己的世界閃耀,而我們希望從你的世界路過。一群人,一個課堂,正在用自己的行動,努力著讓“星星的孩子”走出黑暗。

[責任編輯:李曉]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_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