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就業市場景氣報告》


來源:商訊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就業研究所與中國領先的職業發展平臺智聯招聘聯合推出CIER(中國就業市場景氣指數),反映我國就業市場的整體走勢及景氣程度。該指標采用智聯招聘(zhaopin.com)全站數據分析而得,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就業研究所與中國領先的職業發展平臺智聯招聘聯合推出CIER(中國就業市場景氣指數),反映我國就業市場的整體走勢及景氣程度。該指標采用智聯招聘(zhaopin.com)全站數據分析而得,通過不同行業、不同地區、不同城市等級、不同企業類型等供需指標的動態變化,來反映就業市場上職位空缺與求職人數的比例變化,進而起到監測中國就業市場景氣程度變化的作用。

一、 2019年一季度就業景氣指數下行承壓

圖1 季度求職申請人數、招聘需求人數和CIER指數的變動趨勢

2019年一季度CIER指數為1.68。受春節之后的職場中“跳槽熱”和高校畢業生“春季招聘期”等因素影響,一季度求職申請人數有明顯回升,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31.05%,同時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7.62%,CIER指數季節性回落,由2018年四季度的2.38下降至本季度的1.68,也低于去年同期1.91的水平。相較于去年同期,2019年1至3月就業市場的供求變化有所差異。1月份招聘需求人數同比下降19.54%,求職申請人數同比上升1.14%;2月份招聘需求人數同比上升13.57%,求職申請人數同比上升60.48%;3月份招聘需求人數同比上升14.89%,求職申請人數同比僅上升0.38%。可見,相對于1月、2月來說,3月份就業市場的緊張狀況有所緩解。

二、行業間就業景氣極化程度重新分化

(一)就業形勢較好和較差的行業

表1 2019年第一季度就業形勢較好和較差的行業排名

表1中列出CIER指數最高和最低的行業排名。2017年一至四季度CIER指數最高和最低行業之間的差別倍數依次分別為29倍、26倍、28倍和14倍,2018年一至四季度依次分別為:10倍、12倍、16倍和14倍。2019年一季度就業形勢最好行業的CIER指數為4.76,最差行業為0.22,差別倍數為21.6倍,行業間就業景氣極化程度環比和同比均明顯上升。

2019年一季度由于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或者小幅增加,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幅較大,就業形勢較好行業的CIER指數與上季度比都有下降。由排名結果顯示,2019年一季度中介服務行業的排名又回升至首位,但由于本季度該行業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7.80%,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34.02%,CIER指數環比下降了2.16。醫藥/生物工程和保險行業招聘需求人數環比增加15%左右,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分別增加43.64%和35.58%,CIER指數環比降幅要小,排名有所提升。教育/培訓/院校行業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26.42%,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37.68%,CIER指數下降了3.88,排名降至第二位。互聯網/電子商務行業排名繼續下降,2015-2017年期間排名一直保持首位,2018年一至四季度期間排名則呈現下降,依次為:第2位、第3位、第4位、第3位,本季度繼續下降,已降至第5位。2019年一季度互聯網/電子商務行業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24.61%,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37.32%,CIER指數也在下降。房地產/建筑/建材/工程、專業服務/咨詢、基金/證券/期貨/投資、酒店/餐飲、快速消費品等行業同樣是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CIER指數下降。

就業景氣程度較差行業的CIER指數環比下降,就業壓力進一步增大。本季度航空/航天研究與制造業的就業景氣程度仍最差,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33.78%,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76.04%,CIER指數由上季度的0.58下跌至0.22。能源/礦產/采掘/冶煉、印刷/包裝/造紙、環保、辦公用品及設備、物業管理/商業中心等行業排名上升,同時受招聘需求人數減少和求職申請人數增加的影響,CIER指數下降,就業形勢變差。電氣/電力/水利行業、計算機硬件行業招聘需求人數減少或小幅增加,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排名有所下降。本季度石油/石化/化工和禮品/玩具/工藝美術/收藏品/奢侈品行業又回到就業形勢較差行業中,特別是禮品/玩具/工藝美術/收藏品/奢侈品行業,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43.68%,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30.34%,CIER指數由上季度的1.40下跌至本季度的0.60。

教育/培訓/院校行業就業貢獻可觀且發展態勢良好

根據智聯招聘大數據,本季度全國招聘職位數同比下降11.0%。教育/培訓/院校的招聘需求則逆勢上升,該行業招聘職位數量最大、貢獻就業崗位最多。具體來看,教育/培訓/院校行業招聘職位數的同比增幅為6.2%。在不同等級城市中,二線城市表現突出,增幅達9.8%,領先一線城市位居增幅第一,一線城市以9.0%的增幅位居第二。受經濟轉型帶來人才需求結構變化、傳統教育無法滿足市場需求、個人學習意識增強等綜合因素影響,教育/培訓/院校行業近年來快速發展,由于其用工需求量較大,就業貢獻十分可觀。同時,隨著二三線城市家庭收入的增長和在線教育硬件普及率的提高,教育培訓機構的用人需求正逐漸向二三線城市下沉。

圖2 2019年第一季度教育/培訓/院校行業職位數同比增長情況

醫藥/生物工程行業發展集中于頭部城市

生物醫藥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之一,近年來受政策扶持力度不斷加大,許多地方的生物醫藥產業基地已初具規模。醫藥/生物工程行業的就業景氣程度排名持續提升,2019年一季度CIER指數排名由去年同期的第七位上升至第三位。雖然其招聘職位數同比下降,但降幅(7.7%)小于所有行業的平均水平(11.0%)。分城市等級看,一線城市和新一線城市醫藥/生物工程行業的招聘職位數呈同比增長態勢,增幅分別為5.9%和4.8%;二線城市和三線城市的招聘職位數同比下降,增幅分別為-4.4%和-13.9%。

圖3 2019年第一季度醫藥/生物工程行業職位數同比增長情況

互聯網/電子商務行業泡沫消退,就業機會持續減少

互聯網/電子商務行業仍顯示景氣程度持續下行的狀態,CIER指數排名連續5個季度下滑,根據智聯招聘大數據,2019年一季度該行業招聘職位數同比下降22.5%。其中,一線城市降幅最大(21.7%),新一線城市次之(20.7%),二線城市和三線城市的降幅分別為15.6%和16.3%。互聯網頭部企業多位于北京、深圳、杭州等一線和新一線城市,因此互聯網行業泡沫消退,速度減緩及其優化調整帶來的影響在這些地方表現的尤為凸顯。

圖4 2019年第一季度互聯網/電子商務行業職位數同比增長情況

一線城市金融業招聘需求斷崖式下降

備受矚目且高薪的金融行業本季度就業狀況并未隨著股市的回暖同步好轉,根據智聯招聘大數據,金融業2019年一季度的招聘職位數降幅在所有行業中最高,達39.7%。其中一線城市金融行業職位數的降幅最大,為45.9%,新一線、二線和三線城市的降幅均在33%左右。2017年以來,強化監管成為金融領域的主基調,在去杠桿、防風險的同時,金融行業發展速度有所放緩,向市場提供的就業機會也整體下降,這在互聯網金融等新興業態主要活躍的一線城市表現更為明顯。

圖5 2019年第一季度金融業職位數同比增長情況

(二)就業形勢較好和較差的職業

表2 2019年第一季度就業形勢較好和較差的職業排名

由表2可見,2019年一季度就業市場景氣指數較高的職業仍為技工/操作工、銷售業務、教育/培訓、烹飪/料理/食品研發、社區/居民/家政服務等,受求職申請人數增加的影響,這些職業的CIER指數環比都在下降。技工/操作工的排名仍保持首位,2018年一至四季度技工/操作工的CIER指數依次分別為27.63、21.64、24.85和25.67,而2019年一季度則降至13.08。根據智聯招聘大數據,本季度技工/操作工的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13.61%,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69.46%,CIER指數下降幅度較大。銷售業務、烹飪/料理/食品研發、軟件/互聯網開發/系統集成、生物/制藥/醫療器械、商超/酒店/娛樂管理/服務等職業景氣程度排名仍靠前,同樣受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的影響,CIER指數也在下降,但由于招聘需求人數環比降幅較小甚至有小幅上升,CIER降幅略小,排名上升。智聯招聘數據顯示,本季度保險職業的招聘需求人數環比增加24.90%,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42.88%,回升到就業景氣較好的職業。教育/培訓和社區/居民/家政服務職業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CIER指數也下降,同時由于招聘需求人數減少幅度大,造成CIER指數的大幅下跌,排名也下降。本季度交通運輸服務職業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36.39%,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56.99%,CIER指數下降,跌出就業景氣較好的職業。

從就業市場景氣指數較低的職業來看,主要仍為高級管理、信托/擔保/拍賣/典當、生產管理/運營、物業管理和銷售行政/商務等職業,CIER指數環比下降至1左右。其中,高級管理、信托/擔保/拍賣/典當、生產管理/運營和物業管理職業求職申請人數環比上升幅度較大,造成CIER指數下跌至1以下。能源/礦產/地質勘查和行政/后勤/文秘職業的招聘需求人數環比分別減少33.24%和45.62%,而求職申請人數分別增加60.45%和46.78%,重回就業形勢較差的職業。本季度旅游/度假/出入境服務職業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1.59%,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81.24%,CIER指數為1.06,也進入就業市場景氣指數較低的職業。銷售行政/商務、公關/媒介和項目管理/項目協調職業盡管CIER指數下降幅度較小,就業形勢仍不樂觀。

三、長三角和珠三角就業形勢相對較好,京津冀和東北地區就業景氣低迷

(一)不同行政區域

圖6 東北地區樣本城市CIER指數變動

圖6列出東北地區樣本城市的CIER指數。從整體變化趨勢來看,東北地區CIER指數環比和同比均在下降,本季度CIER指數為0.53,即平均2個求職者對應一個空缺崗位,就業形勢趨于嚴峻。沈陽、哈爾濱、大連和長春四個城市的招聘需求人數環比和同比都減少,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和同比都在增加,導致本季度CIER指數下降至0.5以內,沈陽的CIER指數甚至低至0.34。東北地區就業形勢相對較好的城市大慶,在本季度CIER指數下跌明顯,略大于1。環比來看,本季度大慶的招聘需求人數減少37.16%,求職申請人數增加51.72%;同比來看,大慶的招聘需求人數減少23.94%,求職申請人數增加33.79%。

圖7 2019年第一季度分區域樣本城市CIER指數

圖8 京津冀、長三角及珠三角地區樣本城市CIER指數變動

圖7和圖8列出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等重點地區樣本城市的CIER指數。京津冀地區就業形勢仍不樂觀。本季度該地區CIER指數為0.52,低于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水平。區域內主要城市的CIER指數都小于1,特別是石家莊和秦皇島兩城市本季度CIER指數跌幅較大。以秦皇島為例,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25.56%,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則增加59.69%,CIER指數由上季度的1.43降至本季度的0.67。京津冀地區城市的招聘需求人數小于求職申請人數,勞動力市場供求關系緊張。特別是北京地區,本季度CIER指數下降至0.24,平均5個求職者競爭1個空缺崗位,就業市場的競爭十分激烈。

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的就業形勢相對較好。本季度CIER指數降至1左右,源于這兩大地區的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大幅增長。主要城市求職申請人數增幅均在50%以上,長三角地區的常州、南通、揚州和嘉興的求職申請人數是上季度的2倍。除寧波外,其余城市的招聘需求人數環比均在減少,特別是長三角的淮安、嘉興、鎮江和珠三角的中山、惠州等城市,招聘需求人數降幅較大。受招聘需求人數減少和求職申請人數增加的影響,長三角地區的CIER指數由上季度的2.33下降至本季度的1.01,勞動力市場供求呈現基本平衡;珠三角地區的CIER指數由2.12下降至0.97,招聘需求人數小于求職申請人數,就業形勢趨于緊張。同比來看,長三角的招聘需求人數減少4.47%,求職申請人數增加37.70%,CIER指數低于去年同期水平;珠三角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加4.17%,但遠小于求職申請人數的增幅(48.44%),CIER指數同比也在下降。

(二)不同城市等級

按照2017年《第一財經》最新發布的“中國城市新分級名單”對55個樣本城市進行分類,得到不同城市等級2019年一季度CIER指數。

圖9 不同城市等級CIER指數

圖9中結果顯示,2019年一季度的CIER指數仍呈現一線、新一線、二線以及三線城市依次遞增的趨勢,同時受招聘需求人數減少和求職申請人數增加的影響,各城市等級的CIER指數環比和同比均下降。其中,一線城市的CIER指數下降至0.51;新一線和二線城市的CIER指數跌至1以下。三線城市CIER指數為1.01,與上季度的2.27相比,CIER指數下降了1.26;與去年同期相比,招聘需求人數減少14.13%,求職申請人數增加59.44%,CIER下降了0.82。

表3 2019年第一季度就業形勢較好和較差的城市排名

從表3中可以看出,2019年一季度就業市場景氣指數較高的城市主要仍是長三角、珠三角和東部沿海地區的二、三線城市,如溫州、鎮江、中山、淮安、泉州和揚州,而一線和新一線城市中僅寧波進入就業市場景氣指數較高的城市排名中。另外,南寧、洛陽、濰坊等二、三新城市就業形勢較好。環比來看,溫州、鎮江、中山、淮安、泉州和揚州的招聘需求人數減少約20%,求職申請人數增加80%以上,CIER指數下降幅度大,但排名基本保持不變;受求職申請人數增加95.94%的影響,寧波的CIER指數下降至1.7,同時由于招聘需求人數增加9.73%,排名上升;南寧的招聘需求人數減少13.17%,求職申請人數增加46.35%,幅度小于其他城市,排名也有提升;洛陽和濰坊的招聘需求人數降幅和求職申請人數增幅相對較小,CIER指數排名上升。

本季度就業景氣較差的城市變動較小,仍以一線和新一線城市為主,如北京、沈陽、大連、天津、長沙和深圳等,同時東北地區的長春和哈爾濱作為二線城市,以及內蒙古自治區的呼和浩特和包頭作為三線城市也進入就業景氣較差的城市排名當中。這些城市的CIER指數均小于1,招聘需求人數小于求職申請人數,就業形勢嚴峻。與上一季度相比,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5%-25%,而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35%以上,CIER指數環比下降。本季度北京的供求矛盾進一步加劇,就業形勢仍處于最差狀況;包頭由于在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的同時,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幅度較大,CIER指數由上季度的1.06下降至0.47,該城市進入就業形勢較差的城市行列當中。

四、大型企業就業景氣程度維持較好,然其他規模企業普遍較差

圖10 不同企業規模CIER指數

圖10列出不同規模的企業在2019年一季度CIER指數的環比和同比變化情況。圖中結果顯示,本季度各類規模企業的就業形勢有所變化,大型企業CIER指數相對較高,中型、小型和微型企業CIER指數普遍較低。從環比來看,本季度各類規模企業的CIER指數均下降,大型企業CIER指數降幅較大,但仍高于1,中型、小型和微型企業的CIER指數下降至1以下,供求矛盾整體顯示緊張;從同比來看,本季度各類規模企業的就業形勢明顯弱于去年同期,特別是大型和微型企業,CIER指數顯著低于2018年一季度水平。

具體而言,大型企業的CIER指數仍最高,為1.36。環比來看,本季度大型企業的招聘需求人數減少5.30%,求職申請人數增加74.18%,這使得CIER指數環比下降;同比來看,與2018年一季度相比,本季度大型企業的招聘需求人數和求職申請人數都有上升,但招聘需求人數增幅略小于求職申請人數,CIER指數同比也呈現下降。中型、小型和微型企業的CIER指數在本季度小于1,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從環比變化來看,招聘需求人數減少7%-11%,求職申請人數增加45%以上,中、小、微型企業CIER指數環比下降;從同比變化來看,中型、小型和微型企業的招聘需求人數減少,求職申請人數增加,CIER指數同比下降。特別是微型企業,招聘需求人數同比減少41.69%,求職申請人數同比增加4.82%,CIER指數下降明顯。2017年一至四季度,微型企業的CIER指數依次分別為2.09、2.15、2.27、1.96,2018年一至四季度則依次分別為1.27、1.08、1.23和1.10,本季度則為0.70。在“社保風暴”等因素的影響下,微型企業經營壓力較大,招聘需求大幅減少,就業形勢嚴峻。不過,近期隨著政府調整增值稅額度,降低社保繳納比例和基數,預期會緩解小微企業的生存壓力。

五、不同企業性質CIER指數同比環比均顯示降低

圖11 不同企業性質CIER指數

圖11中結果顯示,2019年一季度不同性質企業的CIER指數變化較大,各類性質企業的CIER指數均小于1,招聘需求人數小于求職申請人數。其中,民營、合資和上市公司的CIER指數環比降幅較大,CIER指數由1以上降至1以下。特別是民營企業,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13.05%,求職申請人數環比增加52.94%,CIER指數由1.41減少至0.80,就業形勢緊張。本季度,受求職申請人數大幅增長的影響,國企的CIER指數降至0.43,即平均2個求職者競爭1個空缺崗位,供求矛盾加劇。從環比來看,國企招聘需求人數減少5.59%,求職申請人數增加76.71%,CIER指數環比下降;同比來看,國企招聘需求人數減少31.26%,求職申請人數增加43.60%,CIER指數同比也下降。股份制和外商獨資企業的就業形勢也較差,CIER指數小于1。股份制企業的招聘需求人數環比和同比均減少,求職申請人數同比、環比均增加,CIER指數與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水平差距較大;外商獨資企業招聘需求人數和求職申請人數的環比和同比都增加,但由于求職申請人數的增幅更大,CIER指數同比和環比也在減少。

六、CIER指數的分解與預測

圖12 CIER指數的分解與預測

如圖12所示,利用計量模型對CIER指數進行分解的結果顯示,由于人口總量和結構變遷所造成的CIER指數的長期上升趨勢逐漸趨緩。剔除主要由于人口總量和結構變遷所造成的CIER指數的長期上升趨勢,以及企業招聘和求職者申請的季節性變化等因素, 2019年一季度CIER指數(周期因子)低于去年同期水平,且已連續六個季度下降,這顯示宏觀經濟總需求不足對就業市場的影響有所加劇。為保持就業市場的穩定,本報告建議,在繼續推動實施減稅和降費等供給側改革的措施同時,政府有必要及時推出宏觀總需求擴張的一些刺激政策。

基于計量模型的預測顯示,2019年二季度的CIER(周期因子)將延續2017年四季度以來的下降態勢,但有企穩跡象。疊加季節因素的影響,由于二季度的CIER(季節因子)高于一季度,且一般來說季節因素的影響比較強,因此,2019年二季度CIER指數有可能略高于一季度。

【免責聲明】本文為企業宣傳商業資訊,僅供用戶參考,如用戶將之作為消費行為參考,鳳凰網敬告用戶需審慎決定。

[責任編輯:潘文茜]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_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