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鐵鈴楓橋烽火紅:解放蘇州前哨戰


來源:江蘇檔案

今年是建國70周年。從1948年11月淮海戰役起,到1949年6月渡江戰役勝利,江蘇全境陸續解放。為紀念江蘇人民勝利解放,江蘇檔案將以大量各地珍藏的檔案史料,逐一為您展現解放大軍入城與各地市民喜迎解放的歷史瞬間!

今年是建國70周年。從1948年11月淮海戰役起,到1949年6月渡江戰役勝利,江蘇全境陸續解放。為紀念江蘇人民勝利解放,江蘇檔案將以大量各地珍藏的檔案史料,逐一為您展現解放大軍入城與各地市民喜迎解放的歷史瞬間!

1949年4月27日的《蘇州日報》

1949年4月中旬的江南,油菜花謝開始結莢,進入暮春季節。國共決戰進入了最后關頭。

征衣披著淮海大戰烽塵的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簡稱三野),這時進抵長江北岸,幾十萬大軍秣馬厲兵,已經完成渡江戰役的準備。

山雨欲來,曙光在前。在地下黨的領導下,蘇州各地都開始了籌集糧食、護廠、護校、保護重要設施等迎接解放的準備。

4月20日,國民黨政府拒絕在和平協定上簽字,國共和談破裂。次日,毛澤東、朱德發布《向全國進軍的命令》,百萬雄師強渡長江。

解放前的楓橋和鐵嶺關(攝于1940年前后,橋上為侵華日軍,由徐錚提供)

4月23日夜,無錫解放。二十九軍八十五、八十六師及八十七師的二六0團、軍炮團等,擔任主攻蘇州的任務。他們4月26日凌晨從無錫出發,沿京滬鐵路線和大運河向蘇州進軍。

第二十九軍,前身是華東野戰軍第11縱隊,是由抗日戰爭時期新四軍蘇中軍區的部分部隊發展而來的一支光榮勁旅。

據中共蘇州市委黨史辦公室整理的史料,當二十九軍八十五師行進到望亭和滸墅關之間時,突遭4架敵機俯沖掃射,部隊有傷亡。26日下午2時許,二十九軍指揮部和八十五師師部均抵達滸墅關,并立即作出戰斗部署:

(一)八十五師沿鐵路兩側攻擊前進,(1)其所屬之二五三團為左翼,沿鐵路北側前進,殲滅虎丘山一帶守防的敵一個營后向蘇城攻擊;(2)二五四團為右翼,沿鐵路南側前進,任務是殲滅楓橋、江村橋及高板橋一線敵一個團的守防兵力;而后配合二五三團向城區攻擊;(3)二五五團隨二五四團跟進,協助殲滅該敵后向蘇城攻擊。

(二)八十六師兩個團在八十五師右側,直插橫塘,而后至蘇州城南控制蘇嘉公路以及寧滬鐵路,斷敵退路;該師另一個團從通安橋方向攻占木瀆。

軍令既下,解放軍八十五師、八十六師像兩把尖刀插向蘇州守敵。

1949年4月27日的《蘇州明報》

八十五師擔負主攻蘇州的任務。左翼二五三團沿鐵路北側前進途中遇到大河阻擋,無法通過。當地地下黨組織發動了二三百名群眾,集中了近百條民船和許多門板木條,在顏家圩、潘家角等渡口搭起三座浮橋,供解放軍通行,同時又派向導給先頭部隊帶路至旺河橋;右翼二五四團從滸墅關向楓橋方向疾進;后面的二五五團亦于26日下午6時到達江村橋和高板橋以西一線。

人民解放軍在進軍蘇州途中休息(圖片源自《老蘇州》)

我主攻楓橋的部隊二五四團(其前身是北伐戰爭時期大名鼎鼎的葉挺獨立團)有三個營,從滸墅關鎮出發,經鎮內的旺米、聯港,到達開山,已是下午4點了。團部在開山村田野里召開了緊急會議作戰斗部署:

一營由開山村直奔楓橋集鎮的運河西岸,主攻鐵鈴關;三營在一營右側,攻擊楓橋集鎮南面的江村橋;二營在一營左側,向楓橋集鎮與鐵路之間的運河西岸推進。各營均須在黃昏前到達運河西岸,構筑陣地,做好一切攻擊準備。

在明確各營攻敵任務后,部隊就以戰斗狀態通過鎮內的合理、木橋毛家、銅墩、西津橋鎮、津橋、東浜、馬浜等地,浩浩蕩蕩奔向運河西岸。

下午6時前,天色還沒有暗,中路的一營三連在原津橋村與敵前哨部隊一個排相遇,雙方發生戰斗,敵方見我軍勢不可擋,心膽俱裂,放棄陣地,向楓橋鎮逃竄。

天黑前(下午6點30分左右),二五四團三個營已全部到達運河西岸。

楓橋鎮的鐵鈴關本來就是軍事設施,三面環水,易守難攻,敵軍在楓橋上和關上都架設了機關槍,妄圖據險頑守,在南面不到100米距離的江村橋上,敵人也架設了機關槍,與守關之敵成犄角之勢,打算以相互支持的火力,來拒止我軍。我軍見敵情如此,并沒有馬上發起攻擊,而是再作了一些攻擊的相應準備,然后于晚8時,一營和三營同時向兩處敵人發起攻擊。敵軍負隅頑抗,我軍進攻受阻,雙方形成對峙態勢。

二營在楓橋北面收集船只,準備架設浮橋,打算東渡運河,從敵人后面包抄攻擊,但這一意圖被敵人發現后用機槍掃射,導致部隊較大傷亡。

二五四團李力群團長讓攻楓戰斗稍停,再作準備。27日拂曉,親自指揮發起攻擊。三營在機槍掩護下,向敵人逼進,但他們居高臨下,交叉火力猛烈,我軍雖發起多次攻擊,仍然沒有獲得進展。

李團長打仗善于用智,沒有硬拼。他一面命令二營擔任攻擊并組織突擊隊。二營借來居民的桌子,上蒙濕棉被,突擊隊在火力掩護下,頭頂桌子,偷渡過運河,繞到敵人后面兜擊;一面命令三營七連再次組織對楓橋的正面攻擊。

攻打楓橋(攝自蘇州革命博物館,畫中城樓為藝術想象)

這時,喜訊傳來,我炮兵部隊已抵達運河西岸,并作好了射擊準備。清晨5時30分,我炮兵向運河東岸作壓制性炮擊,并用八二迫擊炮加大火藥包平射敵人工事,瞬間被摧毀。5分鐘后,我軍的沖鋒號在春天的清晨中嘹亮響起,輕重機槍一齊向東岸敵人開火,一營、三營戰士一躍而起,分別直撲楓橋、江村橋。這時,河東岸也響起我軍的槍聲和喊殺聲,原來二營也偷渡成功,上了東岸,繞到敵人后面。

但敵人沒有想到的是,二營突擊隊渡過運河后,不是配合一營和二營,而是配合二五五團一部,攻擊高板橋守敵。另一支兄弟部隊八十六師的二五八團向橫塘方向搜索前進,擊潰盤踞在橫塘一帶的殘敵,也在27日拂曉發起總攻,敵人抵擋不住急忙撤逃,團部即派一部直插覓渡橋,控制蘇嘉公路;二五七團于同日早晨抵達木瀆,敵人早已逃跑,我軍當即進駐。

我軍27日拂曉的攻楓之戰,楓橋守敵不僅已處孤懸我軍大規模包圍的態勢之中,遭到解放軍多路攻擊,而且這次攻勢威猛,根本無力抵抗,且無斗志,只好倉皇放棄運河東岸陣地,紛紛向蘇州城里逃竄。我八十五師各部挾勝向蘇州城內追擊前進,從平門、閶門、金門、婁門入城,敵軍一八二師主力東逃昆山。早晨6時40分,蘇州完全解放。

歡慶蘇州解放(攝自蘇州革命博物館)

主攻部隊八十五師在楓橋的戰斗,是解放蘇州最重要的首戰。首戰必勝,是我軍的傳統,而國民黨軍也想憑運河的天然障礙和工事,作了充足的準備,因而這一仗是解放蘇州最激烈的戰斗。此戰我軍殲敵2個連,俘敵1個連,保安團1個連投降。我忠勇指戰員犧牲11人。

民盟蘇州地下支部印發了大量《光明報》號外,向蘇州人民報道蘇州解放的特大喜訊。在蘇北組成的蘇州地委、市委的接管人員也隨軍到達蘇州城里。

1949年4月27日的《光明報》

蘇州,這座始建于春秋時期的歷史文化名城,由此翻開了嶄新一頁!

作者:楓軒

編輯:相明潔

[責任編輯:施金挺]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_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