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24.8%未婚女性接受非婚生子


來源:鳳凰網江蘇綜合

隨著知識經濟趨勢的發展,女性在勞動力市場參與度和存在感越來越高,但生育負擔仍是她們職場路上前進的一大阻礙。“職場媽媽”群體不得不通過孤軍奮戰在生存夾縫中蛻變升級,她們又是怎樣勝任家庭和社會賦予她們的雙重身份的呢?

隨著知識經濟趨勢的發展,女性在勞動力市場參與度和存在感越來越高,但生育負擔仍是她們職場路上前進的一大阻礙。“職場媽媽”群體不得不通過孤軍奮戰在生存夾縫中蛻變升級,她們又是怎樣勝任家庭和社會賦予她們的雙重身份的呢?

適逢一年一度的母親節,智聯招聘針對職場媽媽人群的事業和生活狀況以及職場女性普遍的生育觀念進行了一輪調研,共回收有效問卷8739份。調研問題覆蓋職場女性的事業信心、工作及生活狀況、面臨的困惑和挑戰以及生育觀念等方面,全面剖析了職場媽媽及廣泛的職場女性所處的社會和職場環境,以及觀念上的轉變趨勢,以期推動社會關注和改善這一群體的工作生活體驗。

重要發現:

職場媽媽心態平衡,已婚未育女性處境最尷尬

職場媽媽事業信心3.29,已婚未育女性最悲觀且自我認知最高

汽車制造和貿易批發行業的職場媽媽事業信心高,職級與事業信心成正比

職場媽媽被家庭拖累,已婚未育女性晉升無門

生育讓女性錯失事業良機,但職場媽媽依然保持斗志追求獨立

職場媽媽加班最少,工作斗志最強

職場媽媽拒當家庭主婦,與時俱進追求獨立

職場媽媽舍棄享樂,all in家庭,累并快樂著

職場媽媽業余時間全身心投入家庭,每天平均3.17小時

職場媽媽扛起養家負擔,收入主要用于撫養和教育子女

近8成職場媽媽參與帶娃,生活滿意度最高

養娃太貴不敢生二胎,職場女性呼吁更人性化的福利制度

已婚、已育女性平衡有道,未婚女性分身乏術

養娃成本高,二胎可望不可及

職場對媽媽不夠友好,呼吁更人性化的福利和制度

生娃不再是女性必修課,未婚生子也未嘗不可

一、職場媽媽心態平衡,已婚未育女性處境最尷尬

1、職場媽媽事業信心3.29,已婚未育女性最悲觀且自我認知最高

在廣泛大眾的直觀判斷中,職場媽媽生娃后重心會向家庭傾斜,事業自然讓位,但本次調研結果顯示,相對于未婚女性及已婚未育女性,職場媽媽事業信心指數為3.29,略高于職場女性整體的事業信心指數, 3.28。事業信心指數代表個人對自身職場發展的信心,其中事業信心指數最低的是已婚未育女性,僅3.12。

與事業信心指數的趨勢一致,信心最弱的已婚未育人群對升職不抱希望的比例最高,占40.6%;其次是職場媽媽人群,對升職不抱希望的比例為39.5%;未婚人群最樂觀,對升職不抱希望的比例僅為30.4%。

在工作上,職場媽媽自我認可評分為3.61,在職場女性群體中分值最低,可見,雖然她們對事業前景的信心不差,但對自己的工作表現仿佛不太滿意,自評環節中,已婚未育女性自我認可度最高,評分為3.69,通過對比,已婚未育女性的外歸因心態比較突出,雖然對事業的發展的期望值不高,但對自己的表現卻滿意度較高。

總體而言,職場媽媽們在整體的職場女性人群中不管是對未來發展,還是對自身的評價,都不是最悲觀的,最尷尬的反而是已婚未育人群,她們一邊在外歸因的情緒中懷才不遇,一邊在喪失信心和希望的過程中暗自焦慮。在現實生活中,性別歧視的現象仍不鮮見,其中感受最深的也是這一群體,已婚未育女性不論是在求職過程中還是面對職場晉升機會時,都很有可能受到“隱形歧視”,生娃產生的一系列時間成本和福利支出對企業來講都是風險和負擔,間接影響到這一群體的發展權益。

2、汽車制造和貿易批發行業的職場媽媽事業信心高,職級與事業信心成正比

不同行業對職場媽媽體現出對事業信心的差別不大,從數值上看,汽車制造業及貿易批發行業的職場媽媽們對事業信心指數較高,服務業對職場媽媽事業信心最低,服務業普遍自由時間少且勞動強度大,工作的心酸加上養娃的壓力勢必影響媽媽們的事業信心。

從不同職位的職場媽媽對事業的信心和對自我的評價來看,職位越高,信心越足,對自己的表現也給予更多積極的自我認可,而職位較低的職場媽媽們要在突破晉升“天花板”方面承受承受更多壓力和挑戰,導致自信心受挫。

3、職場媽媽被家庭拖累,已婚未育女性晉升無門

雖然當前的職場環境對女性的晉升和發展依然不夠友好,但不同婚育狀況的職場女性面對的晉升挑戰卻各有差異。調查結果顯示,職場媽媽認為晉升障礙主要源于“照顧家庭,職場精力分散”這一因素,占比42.8%,與其他職場女性群體相比較為突出;已婚未育女性認為“處在婚育階段,被動失去晉升”的因素是影響晉升的主要原因,57.1%的受訪者選擇這一選項,顯然,在面對升職機會時,隨時有生育風險的已婚未育人群正在因為不公平的晉升制度而遭遇事業低谷;未婚職場女性則主要將晉升障礙歸結為“公司提供的晉升機會有限”這類外部因素,還有48%的未婚女性認為晉升障礙來自于“個人能力和經驗不足”,未婚女性平均年齡低于另外兩個群體的職場女性,職場經驗和能力積累有限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

對于未來三年的職業規劃,職場女性群體普遍選擇了“可以獨當一面,接受更多工作挑戰”,女性整體自強追求獨立對態度彰顯,但排在第二順位的追求卻產生了分歧,未婚女性更側重“明確職業發展路徑”,已婚未育女性及職場媽媽則更側重“職業趨穩定,側重家庭”,顯然結婚生子這一人生階段對時間和精力的平衡提出了更高要求。

二、生育讓女性身心疲憊甚至錯失事業良機,但職場媽媽依然保持斗志追求獨立

1、職場媽媽加班最少,工作斗志最強

前段時間“996”話題從程序員群體蔓延開來成為社會熱點,身處職場,職場媽媽們也面臨同樣的工作強度,整體來看,職場女性不加班的比例不足三成。職場媽媽群體的加班強度略好于其他女性職場人,有31.1%的職場媽媽不用加班。

雖然職場的外部競爭環境壓力大,但工作斗志是自我激勵的結果,調研顯示,職場媽媽“經常或偶爾出現缺乏工作斗志”的比例最低,為67.3%,已婚未育排在次位,未婚女性人群中缺少斗志的占比高達73.3%。不同的人生階段,也意味著人生閱歷和生活智慧的段位不同,有了婚姻和養娃的經驗沉淀,女性的心理調節機制也更成熟,未婚女性通常年紀較輕,且對事業的關注度更高,加班比例也高,工作強度大,高壓力下,這一群體也需要更強大的內心和更有力度的激勵,除了自我提升,企業也應更注重這一群體的心理健康。

2、職場媽媽拒當家庭主婦,與時俱進追求獨立

 

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對職場媽媽來講,是一個更難攻克的障礙,調查數據顯示,56.2%的職場媽媽認為生娃后個人心態上“比以前更顧家、更偏好穩定”了。

這一心態源自生娃對一個女性帶來的實際負擔,超過一半的職場媽媽認為生孩子后會分散自己的精力,影響工作效果和職業發展;四成職場媽媽更因為生娃錯失了升職加薪的機會;33.7%的職場媽媽則因為生娃被公司邊緣化,升職機會寥寥。

即便生娃占據了女性更多的精力和時間,但職場媽媽們對自己有著更高的要求。調查結果顯示,職場媽媽重返職場的重要原因是認為“女性保持經濟獨立很重要”以及“不想跟社會脫節”;其次“保持良好的自我狀態”和迫于“經濟壓力”也是促使職場媽媽生育后返回職場的重要原因。不難看出,生娃后,職場女性并未放棄屬于自己的個性化人生,依然在通過重返職場來追求獨立和保證社會參與度。

三、職場媽媽舍棄享樂,all in家庭,累并快樂著

1、職場媽媽業余時間全身心投入家庭,每天平均3.17小時

 

工作上斗志滿滿,職場媽媽們的生活也不輕松,88.8%的職場媽媽將業余時間用在陪伴家人方面;已婚未育人群則可以利用業余時間兼顧休息娛樂和陪伴家人;未婚女性的業余時間主要用于休息娛樂。

相應的,基于養娃和陪伴家人的雙重需求,職場媽媽平均每天投入家庭的時間為3.17小時,已婚未育女性平均投入家庭的時間為2.68小時,而未婚女性平均只有1.92小時。

2、職場媽媽扛起養家負擔,收入主要用于撫養和教育子女

職業女性對個人獨立和發展的訴求日益提升,勞動參與度也年年居高,她們的收入已經成為支撐家庭的重要經濟力量,已婚女性大部分收入已經占據家庭總收入的30%--50%。從步入婚姻的職場女性人群對比來看,已婚未育女性收入占家庭總收入10%以下的比例高于職場媽媽;而職場媽媽人群收入占家庭總收入一半以上的比例高于已婚未育的女性,其他各區間兩類人群分布比較平衡。

反過來講,結婚生娃需要一定的經濟基礎,隨著工作年限的增加和薪資的增長,多數職場女性增長也會在達到一定積累、具備一定基礎后才會選擇結婚和生育。

子女教育撫養/教育是職場媽媽最普遍的收入分配途徑,而未婚女性和已婚未育人群則主要用于吃喝玩樂享受生活。居住支出也是一比不小的開支,房租或者房貸是三類職場女性均需要負擔的家庭支出,其中,更多已婚人群將收入分配在房子上。

3、近8成職場媽媽參與帶娃,生活滿意度反而最高

調研數據顯示,近六成職場媽媽帶娃方式是“白天父母帶,晚上自己帶”,這部分職場媽媽比較辛苦,下班后還要無縫銜接進入帶娃模式;還有15.2%的職場媽媽完全自己帶娃,付出的精力更多,除去22%職場媽媽把孩子交給父母外,總體來講,近8成的職場媽媽帶娃都是親力親為。

雖然帶娃辛苦,但職場媽媽的生活滿意度卻是所有職場女性中最高的,分值為2.87,其中單身職場女性的生活滿意度最低,單身女性雖然沒有婚姻和養娃的束縛,充分享受自由,但卻需要一個人獨自面對生活和工作上的困難,承受的壓力無人分擔,滿意度有待提升。

四、養娃太貴不敢生二胎,職場女性呼吁更人性化的福利制度

1、已婚、已育女性平衡有道,未婚女性分身乏術

 

已婚未育女性和職場媽媽雖然被家庭、孩子分散著精力,但是她們有自己的平衡之道,在工作生活平衡上的困惑較少。反而是未婚職場女性,認為工作和生活之間能平衡的比例更低。

談及原因,未婚女性認為工作生活難平衡的主要原因是“工作壓力大,下班后也要思考工作”以及“加班現象嚴重,生活空間被擠壓”這與上文中提到的未婚女性加班時間更長吻合,未婚女性加班多,工作和生活難以獲得平衡,綜合導致她們的生活滿意度相對較低。而職場媽媽也不意外的選擇了“照顧老人/孩子經常與工作沖突難取舍”以及“很難在家庭和工作中自由切換,精力難聚焦”。

2、養娃成本高,二胎可望不可及

 

對于生育一孩的職場媽媽,一半以上的職場媽媽表示不想生二胎,值得注意的是還有四成職場媽媽想生但不敢生,是什么原因在威脅這些媽媽們的生娃勇氣呢?

數據顯示,不敢生娃的媽媽們主要擔心“養娃成本太高,負擔不起”,占比84.6%,看來阻礙人口生育的最大原因還是經濟壓力。

3、職場對媽媽不夠友好,呼吁更人性化的福利和制度

 

調查數據顯示,只有8.22%的公司設有母嬰室,企業不僅沒有職場媽媽關懷程度還不夠,甚至連基礎設施建設也嚴重不足。

除此之外,有4成的職場媽媽反映沒有享受法定的產假和哺乳假,這也意味著在勞動法規定范疇內的權益也沒有得到全面保障,在經濟壓力之外,雇主對職場媽媽人群的冷漠也在給女性生育施加壓力。

基于自身的困境,職場媽媽們最期望得到的支持是公司關于親子福利和晉升制度的改善。企業除了提供定制化的人文關懷,幫助職場媽媽平衡育兒壓力,也應該掃除性別或生育歧視,給職場媽媽和職場女性健康公平的發展制度,讓她們想生也敢生。

五、生娃不再是女性必修課,未婚生子也未嘗不可

除了職場女性工作生活方面的洞察,本次調研也帶來了一些意外發現,針對生育率下降這一趨勢,女性顯然更有發言權,她們普遍認為“養育孩子成本太高”、“ 工作壓力太大,無暇顧及生育”、“ 職場歧視令女性因生育影響事業發展”這三個要素是阻礙女性生娃的重要原因。

其中最了解養娃痛苦的職場媽媽們認為養娃成本高和工作壓力大是阻礙生育的最重要因素。這或許可以給國家制定政策,企業施展福利提供有價值的參考,如果提供公共設施和福利政策降低養娃成本,并在工作時間上更加人性化,或成為促進生育的利好因素。

女性們也普遍抱有越來越開放多元的價值觀念,總體來看,有52.7%的職場女性認為生娃不再是人生必選項,其中未婚人群這一觀念更強,已婚未育和職場媽媽人群中也各有超過四成認為生娃不是人生必修課。

那些還未生育的女性,對生娃是怎樣的規劃呢?調查顯示,即便是已婚人群,也有4成表示暫時不考慮生娃或不想生娃,也有35.86%的已婚未育人群正在規劃中,還有兩成已經進入備孕階段了。

隨著觀念的升級,國家的生育政策也在迭代,針對部分地區可以為非婚生子女上戶口的政策,也有24.8%的未婚女性表示可以接受非婚生子,但更多的女性表示依然不能接受。

在本次調查中,大多數職場女性都認同生育對女性職場發展的影響,,但職場女性通常可以做好家庭和工作的平衡,勝任職場和母親的雙重角色。

智聯招聘CEO郭盛表示:除了女性的孤軍奮戰,外界的生育環境不夠友好、養娃的經濟負擔、企業的制度不夠完善、基礎設施的缺失等問題仍在凸顯,在生育率成為國家關心的頭等大事、女性追求個體獨立的時代,應該通過政策引導、社會支持、企業制度變革等手段卸除壓在女性身上的生育壓力,讓職場媽媽多一分從容之美。

[責任編輯:吳迎鵬]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_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