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明朝中期名臣韓雍 成化元年平息廣西大藤峽農民起義


來源:華西都市報

韓姓在兩宋時期達到輝煌頂峰后,從元朝開始聲勢不再。原因之一在于韓姓遭受戰亂,人口損失慘重,此前的大族后裔,泯然眾人矣。

韓雍畫像。(資料圖片)

韓姓在兩宋時期達到輝煌頂峰后,從元朝開始聲勢不再。原因之一在于韓姓遭受戰亂,人口損失慘重,此前的大族后裔,泯然眾人矣。

但是在明朝,仍有多個韓姓人及家族出現在歷史舞臺上,繼續發揮著重要作用。如名將、詩人韓雍,名臣韓文,內閣首輔韓爌(kuàng),廣東博羅縣韓鳴鳳家族,明末繡女韓希孟,山東膠州韓成武將家族等。

韓雍與寧王較上了勁

韓雍(1422-1478),字永熙,蘇州府長洲縣(今江蘇蘇州市)人,與著名思想家、軍事家、心學集大成者王守仁(王陽明)相提并論,明朝中期名臣、詩人。

正統7年(1442),20歲的韓雍考中進士,出任江西御史,后參與平息鎮壓浙江葉宗留及福建鄧茂七農民軍起義。

景泰2年(1451),韓雍升任廣東副使,大學士陳循推薦他為右僉都御史,巡撫江西。

江西莊稼收成不好,韓雍上奏請求免去百姓要交的秋糧,又彈劾寧王朱宸濠,使得寧王府官吏獲罪。

朱宸濠的一個弟弟向韓雍暗中透露朱宸濠要叛變,韓雍用計讓他寫在紙上,然后向朝廷稟報。

朝廷派人去查朱宸濠,卻沒查出任何事來。朝廷認為韓雍離間藩王,派人來抓韓雍。韓雍拿出朱宸濠弟弟寫的文字,得以釋放。

天順元年(1457),韓雍改任山西副使。朱宸濠狀告韓雍擅自乘坐轎子等,韓雍被捕入獄,削去官職。

不久,韓雍被起用為大理少卿,又恢復右僉都御史職位。

天順4年(1460),韓雍巡撫宣府、大同。3年后,出任兵部右侍郎。

平息廣西大藤峽農民起義

成化元年(1465),韓雍以右僉都御史職務平息廣西大藤峽農民起義,俘殺首領侯大狗。

為防止以后再有造反的事,韓雍把橫懸在峽中的大藤砍斷,改地名為斷藤峽。

韓雍升任左副都御史,提督兩廣軍務。韓雍為節約軍餉,在叛亂還未完全平息的情況下,遣散軍士,叛軍余部趁機再起。

成化5年(1469),在家居喪的韓雍被起用為右都御史,總督兩廣軍務。經過多年的艱苦討伐,韓雍終于平息了各地的叛亂。

成化9年(1473),柳州、潯州各少數民族又發動叛亂,兵部彈劾韓雍向朝廷奏報不實。

韓雍為人頗有威儀,對待部下很嚴,兩廣的官員對他十分畏懼,借機攻擊韓雍,說韓雍貪欲縱酒,濫加獎賞,胡亂開支花費等。

成化帝派給事中張謙等去調查,張謙回朝后,半為捏造、半為事實地報告了韓雍的情況。成化10年(1474),韓雍被勒令退休。

成化14年(1478),韓雍去世,享年57歲。成化帝派人前往賜葬祭,錄取韓雍的兒子韓文為太學生。正德年間,韓雍被追謚為“襄毅”。

韓雍有《襄毅文集》傳世。

韓雍有許多逸聞趣事

關于韓雍,有許多關于他的逸聞趣事至今仍在流傳。

韓雍在做御史時,有一次,一封由明英宗頒賜給宦官的敕書,被都御史認為是普通公文而誤拆。當時明英宗比較寵幸宦官,即使是都御史,也不敢惹宦官們。

都御史找到韓雍,共商對策。韓雍說,他將設宴請宦官,解決這個難題。

韓雍偽造一封假信,把被誤拆的敕書藏在身上。第二天,他在宴席前悄悄把假信交給郵卒,叫郵卒在宴席開始后送交自己。

宴席中,賓主相談甚歡,那個郵卒果然按計劃送來了信,交給韓雍。韓雍拆開,讀了幾句后,很驚慌地說:“哎呀,這不是給我的。”

他乘機把已拆封的敕書調換了,送給宦官,一再謝罪,并請求與郵卒一起領罰。宦官被韓雍的誠意感動,反而連連勸慰,大家繼續暢飲,這個事情就圓滿地解決了。

韓雍鎮守兩廣時,一天,他在后廳宴請當地鄉紳,飯后踢球為戲助興。

比賽結束后,韓雍派人在后廳放一個石球,并指示說,如果有人看到那個石球并問起,就說“這是韓公平常所踢的球”。果然,那些看到石球的人,都認為韓雍力大無窮而吃驚不已。

還有就是,韓雍在傘蓋下暗中藏著磁石,在頭發里藏著鐵屑,每當他外出時,磁石和鐵屑相互作用下使得須發賁張,加上韓雍體型魁梧,見到他的人,無不把他當做神明。

明朝洪洞韓文

為人正直剛毅,鏟除“八虎”獲罪

韓文,明朝中期大臣,官至戶部尚書。他是北宋相州韓氏韓琦的后裔。

韓文的名“文”字,有一個傳說故事。《明史·韓文傳》中記載,韓文出生時,他的父親夢到一個身穿紫衣的人把北宋名臣文彥博抱送到家中。為此,韓文的父親給他取名為“文”。

與宦官斗爭失敗“家業蕩然”

正德元年(1505),正德皇帝即位后,宮中太監劉瑾、馬永成、谷大用、張永、羅祥、魏彬、丘聚、高鳳等“八虎”,天天引誘貪玩好耍的正德帝玩鷹弄兔,不管政務。韓文每次退朝,與屬下談到這些,都聲淚俱下。

戶部郎中李夢陽對韓文說,您是國家重臣,看到國事如此,哭有什么用?您應該出面,與其他重臣一起向皇上諫言,將“八虎”鏟除才是。

韓文聞言道,“不死不足報國。”

韓文與其他重臣聯系好,上疏痛斥“八虎”的惡行,“伏望陛下奮乾剛,割私愛,上告兩宮,下諭百僚,明正典刑,以回天地之變,泄神人之憤,潛削禍亂之階,永保靈長之業。”正德帝看了后,“驚泣不食”,劉瑾等人非常害怕,跑到正德帝面前痛哭不已。正德帝心一軟,不僅饒了他們,還讓他們分掌宮中要職。

韓文由此得罪劉瑾,不久被誣陷落職,列入奸黨。韓文返鄉時,只乘坐一轎子,隨身一車行李,別無他物。

劉瑾仍不解恨,又捏造罪名把韓文逮捕,打入詔獄。數月后,韓文才得以釋放,被罰米千石,最終使得“家業蕩然”。

正德5年(1510),劉瑾被誅殺,韓文復職,后退休。

正德16年(1521),嘉靖帝朱厚熜即位。嘉靖帝派使者攜璽書慰問韓文,賜予羊、酒,每月送給韓文米4石。

后來,嘉靖帝又加授韓文為太子太保,蔭補他的一個孫子為光祿寺署丞。

嘉靖5年(1526),韓文逝世,享年86歲,被追贈為太傅,謚號“忠定”。

韓氏連續7代成科舉仕宦家族

韓文反對宦官的事跡,贏得明朝人的尊敬,有關韓文的傳記資料很多。

韓文有3個兒子:大兒子韓士聰,舉人出身,官至知州;二兒子韓士奇,進士出身,官至湖廣左參政;三兒子韓士賢,舉人出身,官至兩淮運司同知。

韓文使洪洞韓氏成為延續120多年、連續7代人的科舉仕宦家族,他的子孫兩代10人都有功名或入仕。直到晚明時期,洪洞韓氏還有人考中進士。

進入清朝后,洪洞韓氏在科舉與入仕上仍出了不少中低級官員和生監。

整個明朝,洪洞韓氏家族10人考中進士,32人為官,其中不乏尚書、布政使、知府等。

韓氏家族一共擁有30個牌坊,最多的是表彰族人升官與科舉成就的牌坊。

韓文一個人就有10個牌坊,韓士奇有4個。除個人牌坊外,有一些牌坊是表彰數人的,如三世進士坊、三鳳坊、兄弟同科坊、世瑞坊、七世科甲坊等。

洪洞韓氏除科舉傳家外,另一個特點是世代為醫。韓氏家譜記載,不少族人都是醫生,有一些還是御醫,醫術是洪洞韓氏強盛的原因之一。

韓文79歲時作《垂教遺言》,提出“清白傳家”的“為我子孫貽安悠久之計”,將“清白傳家”作為傳家至寶。

山西蒲州韓爌

任內閣首輔,執掌東林黨

韓爌,蒲州(今山西永濟市)韓陽鎮人,東林黨元老,官至內閣首輔。他在歷史上的主要功績是主治閹黨、執掌東林黨。明朝中后期泰昌至崇禎年間發生的諸多大事,如紅丸案、魏黨案等,韓爌都參與其中,并起了相當的作用。

輔佐天啟帝朱由校登位有功

韓爌出身于官宦家庭,他的父親韓楫嘉靖44年(1565)考中進士,官至陜西布政使司左參議,晚年棄官歸田。

韓爌在萬歷20年(1592)考中進士,兩年后任職為翰林院編修,后又充任正史纂修官。

泰昌元年(1620),韓爌出任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參與機要事務。

不久,泰昌帝病危,韓爌等接受泰昌帝遺詔,竭誠輔助,朝廷內外都看重而依靠他。

因為輔佐天啟帝朱由校登位有功,韓爌被加封為太子太保、戶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不久又被加封為少傅、太子太傅、建極殿大學士。

東林黨人開始清算紅丸案,即鴻臚寺丞李可灼在泰昌帝病危時所進的紅丸藥,導致泰昌帝連服二丸后就暴病而死,并牽連首輔、浙黨領袖方從哲。

韓爌為此特別上疏辯白這事,向天啟帝詳細講述了進藥始末,提防不要因此而興大獄,保護了方從哲,未造成大冤案,受到天下好評。

不久,宦官魏忠賢開始得勢,朝中大臣大多開始依附于他。翰林院修撰文震孟向天啟帝獻上《勤政講學疏》,影射魏忠賢。魏忠賢想要懲治文震孟,韓爌大力上疏營救文震孟。

天啟3年(1623),韓爌進封為少師、太子太師,為內閣次輔。

受袁崇煥牽連而稱病退休

天啟4年(1624年)七月,韓爌晉升為首輔,處事持正,不黨忠賢,遭到宦官魏忠賢的怨恨。

按慣例,內閣中執筆的只有首輔,但魏忠賢的同黨、次輔魏廣微想分享這個權力。韓爌上疏請求退休,規勸天啟帝不要親近魏忠賢等奸宦,魏忠賢和同黨更加恨他。

天啟4年(1624),韓爌憤然辭職退隱。

天啟5年(1625),魏忠賢同黨彈劾韓爌,將韓爌除名,剝奪官籍。

此后,魏忠賢同黨又利用其他事件,誣陷韓爌窩藏贓款2000銀兩。

韓爌不得已,出賣田宅和向親友借貸,償還了所謂的“贓銀”,以至于無處棲身而住在先祖的墓地。

崇禎元年(1628)年底,韓爌被起用為首輔。

不久,崇禎帝叫韓爌等人主治魏黨,名曰“欽定逆案”,布告全國,分別予以處置。

韓爌等認為,要犯從嚴,協從不問,不宜誅連太多太廣,僅列首逆要犯50多人上報,崇禎帝不滿。直到崇禎帝想懲治的258人被一一列上,方才滿意。

但崇禎帝仍懷疑朝內有黨,疑忌大臣,朝廷上下人人自危。韓爌中允持正,保護官員、壓制邪黨,安撫人心,起到了重要作用。

韓爌是名將袁崇煥考中進士時的老師,袁崇煥被殺后,韓爌受到牽連,多次被彈劾。

韓爌無奈,3次上疏稱病,請求退休,得到崇禎帝的同意。

崇禎17年(1644),李自成攻陷蒲州,逼迫韓爌出來做官,以壯門面。

韓爌不從,李自成抓住韓爌唯一的孫子進行威脅。為救孫子,韓爌只好出來與李自成相見。李自成沒有逼他降順,把他放了回去。

孫子得救了,韓爌卻因為自己辛辛苦苦保持了一輩子的名節被毀而終日悶悶不樂。數月后,韓爌“憤郁而卒”,終年80歲。

廣東博羅韓氏

文運亨通成望族

韓鳴鳳,字伯儀,號海羅,今廣東博羅縣羅陽鎮人。

韓鳴鳳出生在一個士大夫書香世家。據光緒版博羅《韓氏族譜》記載,韓鳴鳳的先祖在元末由浙江山陰逃難到了博羅。韓氏家族到韓鳴鳳的祖父韓棨(qǐ)時,開始文運亨通,“始有仕宦登甲乙科者,不絕十世。”

韓棨在明成化22年(1486)考中舉人,到明朝滅亡時,5代人中,共有26人取得功名,其中進士1人、舉人11人。

韓鳴鳳:廉潔奉公,關心民間疾苦

萬歷元年(1573),韓鳴鳳和弟弟韓鳴金一起考中舉人,韓鳴鳳由此進入仕途。

在直隸高郵州(今江蘇高郵市)知州任上,他關心民間疾苦,夜以繼日地處理政務。他廉潔奉公,“一錢不肯輕入。”

他調任沅州時,高郵百姓“攀泣積道相送”,在途中樹起“去思碑”,在高郵官署刻嘉政碑,為他歌功頌德。

在沅州知州任上,韓鳴鳳繼續施行德政:發倉賑災民,關心守戍軍士,狠剎克扣之風等。

因身體原因,韓鳴鳳棄官還鄉。沅州百姓刻《芷水貽思》《沅州政略》懷念他,修建“韓公祠生祀之”。

70歲那年,韓鳴鳳去世,被追贈為禮部右侍郎兼翰林院侍講學士。

韓日纘:以文章、氣節、事功著稱

萬歷35年(1607),韓鳴鳳的兒子韓日纘考中進士,被選為翰林院庶吉士,官至吏部尚書。

宦官魏忠賢等專權擅政,黨羽滿朝,韓日纘卻不屑與之為伍。

韓日纘以文章、氣節、事功著稱。崇禎6年(1633),韓日纘充任經筵講官,勸諫崇禎帝“任用正人”,并對朝政提出了很多建議,得到崇禎帝的賞識。

韓日纘對族人非常照顧,他購買了縣城附近的良田300畝作為義田,贍養貧困的族人。他還興建韓氏義塾,教育族中子弟,修族譜,條列家規。

崇禎9年(1636),韓日纘積勞成疾去世,被追贈為太子太保,謚號“文恪”,明末大儒黃道周、名將洪承疇是韓日纘的學生,著名的東林黨人黃尊素(晚明大儒黃宗羲父親)尊韓日纘為“座上師”。

韓宗騋:清朝“文字獄”受害人

韓日纘有韓宗騋、韓宗驎、韓宗騄、韓宗驪4個兒子。

韓宗騋,自幼聰穎過人,韓日纘去世后,家道中落,加上國勢日非,韓宗騋有了遁入空門的念頭。

崇禎12年(1639),29歲的韓宗騋別母拋妻,到江西廬山出家,法名函可。

崇禎17年(1644),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禎帝上吊自盡。亡國消息傳來,函可非常悲痛。

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南明弘光政權,函可到了南京。不久,清軍攻陷南京,弘光政權滅亡。

函可親歷清軍攻陷南京的重大事變,無法超凡脫俗,寫下了南明仁人志士抗爭清軍的見聞,記為私史,名為《再變紀》。

順治4年(1647)秋,滯留南京的函可想回到廣東,離城時,清軍在函可身上搜出福王朱由崧答南明兵部尚書阮大鋮的書信以及《再變紀》一書。

清軍懷疑函可是南明余黨,對函可嚴刑拷打,函可堅持說是“一人自為”,沒有同黨。函可被流放到沈陽,成為清朝“文字獄”的第一個受害人。

順治16年(1659),49歲的函可因長期遭受身心摧殘,“發白齒脫”,坐化而去。

[責任編輯:曲文欣]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_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