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康得實控人“進去了” 另5家公司投資者為何也心跳加速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5月12日晚間,江蘇省張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得集團)董事長、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鐘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5月12日晚間,江蘇省張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得集團)董事長、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鐘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昔日白馬股*ST康得(002450,SZ)眼下正處于多事之秋。

在*ST康得2018年年報中,獨董提出了六大質疑,其中存放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122.1億元存款與21.74億元采購設備預付款項,備受市場關注。

從*ST康得回復深交所內容以及獨董質疑來看,當中涉及的團團“迷霧”仍未解開。

122.1億元現金被“管理”到哪兒去了?

5月12日晚,張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2019年5月12日,康得集團董事長、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鐘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根據《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刑事強制措施分為拘傳、取保候審、監視居住、拘留和逮捕五種。上述官方微博并未說明對鐘玉采取的是哪一種刑事強制措施。記者12日晚隨即致電張家港市公安局,接線工作人員告知記者,上述官方微博屬于該局宣傳科負責,但宣傳科警員已下班,對方請記者上班時間再聯系。

69歲的鐘玉頗有傳奇色彩,一手創建康得集團,并將*ST康得推向了資本市場。盡管尚未得知鐘玉因何事涉嫌犯罪,但他控制的*ST康得卻深陷輿論漩渦。因為122.1億元貨幣資金去向不明一事,*ST康得已鬧得滿城風雨。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閱*ST康得2018年年報看到,公司賬面貨幣資金為153.16億元,其中122.1億元存放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但這122.1億元貨幣資金的真實性遭到了獨立董事強烈質疑。深交所之后更是連發兩份問詢函,要求*ST康得解釋此事。

盡管*ST康得回復深交所稱,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銀行存款余額為122.1億元,網銀記錄顯示余額與公司財務賬面余額記錄一致。但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收到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詢證函回函發現,“銀行存款該賬戶余額為0元”。

獨立董事張述華、楊光裕、陳東對*ST康得這122.1億元銀行存款強烈質疑,“原因是這筆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無法執行”,“我們從任職的第一天起就反復要求管理層采取一切手段弄清這筆存款是否存在”。

這三位獨立董事提到,*ST康得與大股東康得集團和北京銀行西單支行違規簽訂了《現金管理合作協議》,使得上市公司與控股股東在資金管理和使用上產生了混同,為控股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開啟了方便之門。

所謂《現金管理合作協議》,即控股股東康得集團與*ST康得的賬戶可以實現上撥下劃功能。也就是說,康得集團有機會從其自有賬戶提取*ST康得賬戶上撥的款項。*ST康得回復深交所問詢函時也表示,賬戶余額按照零余額管理,即各子賬戶的資金全額歸集到康得投資集團賬戶。

最奇葩的是,*ST康得自己賬戶的對賬單卻并不反映賬戶資金被上撥的信息,進而上市公司及其下屬公司無法知悉是否已經發生了與康得集團的內部資金往來,而且*ST康得的時任財務人員也無法說明公司加入《現金管理合作協議》的原因。

至于聯動賬戶劃轉資金的流程,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并未正面回復。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表示,康得集團開立聯動賬戶后,康得集團子公司也可以加入到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內并開立賬戶。

目前考慮到聯動賬戶背后成因的不透明性及資金劃撥程序的復雜性,而且*ST康得認為北京銀行西單支行亦不配合開展進一步調查。*ST康得無法通過康得新及其下屬3家公司的賬戶了解到聯動賬戶內部運行情況。公司已向證券及銀行監管部門投訴,在有關訴訟中向法院申請追加西單支行作為被告,公司亦在等待西單支行配合說明前述情形。

預付款哪兒去了?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這122.1億元貨幣資金之外,上述獨董還質疑*ST康得全資子公司張家港康得新光電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得新光電)與中國化學賽鼎寧波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賽鼎寧波)的委托采購設備協議。

上述獨董認為,康得新光電使用募集資金向賽鼎寧波預付款項21.74億元,“至今卻連一個包裝盒也沒有見到”。在未收貨的前提下,*ST康得實際支付預付款金額為19.14億元,占合同總金額的63.6%。設備的付款時間集中在2018年7月至11月。

上述獨董表示,從通過天眼查獲得的信息看,這是實質性的關聯交易,并構成控股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但*ST康得卻在自查中否認了這一層關聯關系。事實上,*ST康得新一屆董事會曾訪談了當時簽署采購委托協議的具體工作人員,但是相關工作人員拒絕作出正面答復。

吊詭的是,設備供應商收到貨款后卻將該批貨款匯入到康得集團的賬戶。賽鼎寧波稱,康得投資集團書面回復賽鼎寧波,供應商已將預付款轉付給康得集團,康得集團將該等貨款暫借給*ST康得。表面上看,這形成了“三角”交易鏈,但*ST康得表示未收到康得集團的退款,未從康得集團獲知已經退回的任何形式確認或支付憑證。

除開上述預付款以及資金存放之外,上述獨董還認為*ST康得治理結構缺陷、內控失效、持續經營受到嚴重威脅。盡管獨董強烈質疑,董事會還是以6票贊成通過了*ST康得2018年年報。

雖然董事會通過了年報,但無法保證年度報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完整,不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投了贊成票的董事、副總裁侯向京、董事余瑤更是不同意承擔個別和連帶的法律責任。

另外,三名監事同樣無法保證*ST康得2019年一季報的真實、準確、完整。

融資大戶與債務危機

再回到鐘玉和控制的康得集團。事實上,鐘玉和控制的康得集團一直對融資頗為渴求。

一方面,康得集團通過高比例質押股票獲得融資,截至一季報的質押比例達99.45%。康得集團曾將資金用于投資布局全球唯一的碳纖維輕量化生態平臺。

另一方面,康得集團、鐘玉今年還涉及多起借款合同糾紛。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今年3月4日,張家港市弘業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向法院提出財產保全申請,要求凍結康得集團、徐曙、鐘玉銀行存款4000萬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價值的財產。此外,康得集團還因質押式證券回購糾紛,被華西證券申請1.75億元的財產保全。

另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天眼查發現,鐘玉還遭遇多起股權凍結。

值得一提的是,4月8日*ST康得曾在官網發布《堅定信心共克時艱》一文。內文提到,保稅區企管局局長鄒文彪接待了來訪客戶,從政府的角度,向客戶詳細介紹了康得新目前面臨的困難、正在努力的方向及采取的相關措施,并表達了對康得新價值的認可。在交流中,針對近期“政府不管康得新了”等傳言,鄒局長堅定地表示:政府沒有放棄康得新,政府將一如既往的支持康得新的發展。

在過去的幾個月,政府為推進公司相關問題解決,幫助公司債權人組建了債委會。在蘇州市政府協調下,提供了公司主要用于員工工資發放的紓困資金。與此同時,政府還幫助公司穩定銷售回款和生產運營,協助公司接洽潛在投資者等。

需要“堅定信心”的也許不止*ST康得的相關方。“城門失火”后,還有人擔心“殃及池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僅5月11日一天,在深交所互動平臺上,就有亞太實業(000691,SZ)、齊峰新材(002521,SZ)、深華發A(000020,SZ)、*ST天首(000611,SZ)和寧通信B(200468,SZ)等5家上市公司被投資者“整齊劃一”地提出了一個相同的問題:“請問公司是否和自己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和其他法人股東一起簽訂過類似康得新公司的《現金管理合作協議》?”

[責任編輯:耿樸凡]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_香港免费管家婆资料|官网